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

星期日, 4月 15, 2007

單純而美好的時光

剛拍下這張照片時,心中所想的,是多年前看過的一幅龍槍插畫:長槍之戰的英雄們開心地圍在營火邊休息 (即使那景象在故事裡似乎不曾出現過) 。只不過這一天,沒有龍、沒有漫天烽火,只有一群想體驗原始山林生活的都市人,與一位經驗豐富的泰雅獵人領隊。

上個月中,跟一群朋友參加了登山隊的活動,到哈盆過了三天原始生活:白天沿途採野菜,沿路還可以看到各種動物的痕跡,像是猴子爬過的樹幹、野豬覓食的拱痕、被吃剩的葉子、當然還有各種動物的的排遺。下午到達營地之後,大家分別生火、捕魚、搭帳,以及繼續採集。晚上酒足 (其實也沒太多酒) 飯飽後,圍在營火旁,烤著先前抓來的魚 (連竹棒都是同伴們自己削的喔!) ,烘著手套襪子衣服,聽故事,聊聊天 (當然還要拍拍照啦~) ,為一天的忙碌畫下句點。

想起過年前,也與同一群朋友上了雪山一趟,不過兩次山林活動的感受完全不相同。雪山,是貼近天空,遺世而獨立的美;在哈盆,卻是真真實實的「活著」,像是回到了家:忙碌,只為著今天的晚餐。在雪山,思考幾乎完全放空 (其實是因為體力不夠外加氧氣不足吧 -_-) ,從哈盆回來,腦袋卻是裝得滿滿的...

活動中,在學習野地生活時,一再提到「夠用就好」的態度,對自然應有的尊重與愛惜;回程時,大家也不免聊到原始生活、狩獵觀光與環境保護之間的平衡。想起很久很久之前,一位老師說的話:「保護環境,是為了人類的永續生存」。當時的我,滿腔的熱血,聽了只覺得自私,而嚐不出話裡頭的謙卑。而現在,似乎有點懂了。

討論環境的同時,有個一直存在心理的奇怪想法也同時冒出來:若文明突然消失,除去現在一切非自然的專長及娛樂時,自己還剩下些什麼?或許因為做的是很晚很晚才發展出來,很仰賴現代科技的資訊業,每當有這種想法的時候,就覺得目前的生活一點都不踏實 (說白一點,是有點恐慌) ,也同時想抓住一些真正屬於「人」的特質與能力。

想成為一個真正的「人」,那複雜又單純的生物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