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

星期日, 10月 22, 2006

Wunschkonzert (點歌時間)

大概是今年兩廳院世界之窗德國狂潮宣傳太成功 (先不管最早那個愚蠢的 flash... ) ,先前因為德勒斯登國家交響樂團搶訂票的同時,也被同系列的其他節目吸引住,過不久也決定來看幾齣戲了。

這週六下午看的是 Ostermeier 導演的「點歌時間」。沒記錯的話,這應該是我第一次進國家劇院的實驗劇場看戲:小小的舞台,小小的活動觀眾席,比音樂廳的演奏廳還狹小的空間 (演奏廳說實話也不算小... ),卻適合更多不同的演出形式。

入場後,並未事先做好功課的我,第一個念頭卻不是關於實驗劇場的佈置,而是「沒有字幕機!怎麼辦怎麼辦,難道真的要整場鴨子半聽雷嗎啊啊啊... 」。冷靜下來讀完節目單之後,隱約知道自己是多慮了。果然,接下來,是長達 70 分鐘,沒有中場休息、沒有對話的獨角劇場版楚門世界。如果說戲劇可以滿足人類的偷窺欲,那這部戲大概可以徹底滿足想偷窺的觀眾。舞台上從玄關、衣櫥、陽台、沙發床、電視、廚房、餐桌、電腦、浴室一應俱全,主角提著購物籃回家後從澆花、餵魚、準備與享用晚餐、無聊地抽煙看電視、玩電腦、更衣、就寢,都呈現在觀眾前面。就連平常會發生的小意外,像是不小心踢到椅子、不小心切到手指、邊跳舞邊洗浴室卻不太漂亮地摔倒都表現了出來。很多不經意的小動作與每個人都有的怪習慣也經常令人會心一笑。嗯,這就是生活...

但就在這無聊的瑣事當中,卻處處透露著寂寞... 偶爾,可以看見主角突然發著呆,若有所思的在想著什麼。餐桌旁另一個椅子上只有剛洗好的襪子,雙人的沙發床只用了其中一邊。收音機聽眾點的歌,是 Tom Jones 的 Sex Bomb 與 Leonard Cohen 的 I'm your man (我只認得出這兩首 ... ) 。打開電腦,卻只能玩一整晚的新接龍 (這時,大家都笑了) ,直到節目結束,唱國歌收台為止。整晚,除了彷彿從收音機裡走出來的女歌手之外,沒有其他人出現;除了電視裡的兒童節目,以及收聽的點歌節目外,也沒有其他的言語,更遑論對話。

不得不說,主角最後的行為其實很令人錯愕。不,應該說,行為本身看起來是這麼的自然,但一時之間卻無法想像她會採取這樣的行動。安眠藥一粒粒規規矩矩地擺在桌上、不小心灑了酒還急急忙忙掂著腳拿抹布擦乾淨。彷彿只是想好好睡個覺,明早起床一切都會恢復原狀一樣。明明知道她在做什麼,在死亡來臨時卻仍然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。連哀悼都來不及。

看完節目單,我以為自己已經懂了,看完戲之後,卻發現自己其實還不太懂。

很有意思的一部戲。同時,也讓我很期待下週同是 Ostermeier 導演的玩偶之家 - 娜拉。一樣是以女性為主題的戲,女主角不知道是否為同一位演員。啊,還有,節目介紹上說有字幕 :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