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

星期五, 4月 10, 2009

再訪雪山 (上)

事隔兩年,應同事之約,我又踏上了雪山。原以為暖暖的三月天,沒有雪、沒有花,雖然登雪山頂有望,但沒見到雪山最美的時候,總是覺得可惜。沒想到上山前一週的鋒面,讓雪山又下了場大雪。出發前聽說鋒面又要來,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。喜的是若雨水多,氣溫低,或許可以在山上看見白雪紛飛的景象。憂的,不僅僅是原本上北稜角、下翠池的計畫生變,更有可能上不了主峰,再次成為圈谷玩雪之旅。

不過,壞天氣,也有壞天氣的風景。爬山,是也不單是為了登山頭。能不能完成預定的行程,還是得看天。

天氣預報說,鋒面將會在我們行程的第一天傍晚到達,在第二天離開。在七卡山莊起登的早晨,雖然見著了陽光,但一路上伴著我們的群山總像是再一層層半透明的簾幕之後,除了較近的品田、桃山等等之外,較遠處的南湖大山僅是依稀可見。第一天的行程,是由七卡山莊走到三六九山莊。短短五公里的路程,讓我們邊走、邊看、邊拍照、邊野餐,過得相當愜意。

過了東峰,已經可以遠遠望見白色的 369 山莊了。去年底一場大火,將四周金黃色的箭竹燒出一片焦黑,像是乾了的血跡,不知得過多久時間才會復元。抵達山莊時,天色尚早,一同張羅了晚餐,邊吃邊討論隔天的行程、閒聊、這個那個的。同行的法國朋友 Yannick 說,台灣 29 種原生種青蛙的叫聲,他都錄過了,連蝌蚪覓食的聲音都有。

慚愧,我連台灣有 29 種青蛙都不知道,何況認出他們的聲音呢。

太陽沒入雪山,寒意迅速襲來。山上不比平地,白天與黑夜可以是炎夏與寒冬的差別。星星不顧稍早漫過天的雲,囂張地閃了起來。在都市裡,抬起頭,往往只見得月亮。星星,通常只有寥寥數顆,滿天星斗的畫面早被人遺忘。這晚,或許是天氣,或許是剛入夜的 369 仍然燈火通明,星空不若先前在圓峰、南湖營地時熱鬧 (甚至有朋友用「多得噁心」來形容) 。但與都市的天空比起來,已經相當精采了。可惜我仍然只認得獵戶、天蠍與大小熊,仙后還躲在聖稜下,遲遲不出現。

半夜,先後被風雨聲以及預計凌晨出發登頂 (看天氣,應該不容易吧) 的隊伍吵醒。清晨的斜風細雨及大霧令人提不起勁。天氣不夠冷,雪不下了,只意思意思給了我們一陣小冰雹過乾癮。早餐後賞鳥的賞鳥、睡回籠覺的睡回籠覺,369 山莊旁認出的仍然只有金翼白眉與酒紅朱雀,以及倉皇從屋裡逃出的黃鼠狼。

鋒面來得急,去得也快。不久太陽偶而露出了頭,雨也停了,只剩風與雲霧還依戀著山。趁著天氣轉好,大夥趕緊整裝,向圈谷出發。

下一篇:再訪雪山 (下)


2 則留言:

  1. 當初拐妳來爬山,現在妳爬山的次數都要比我多了呢,真是很有成就感,多了一個人可以分享山上的照片還有討論山上的事 .... 彷彿可以聞到箭竹的味道了呢 :)

    回覆刪除
  2. 爬山次數多可不一定,不過真得謝謝你 :)
    現在換我帶我家那隻懶蟲爬山,他也上癮了呢。

    回覆刪除